第205章 救徐锦衣(1 / 2)

好家伙。

这是打算坑了所有人的五两茶水钱啊。

要诗作得比我好,那恐怕没人吧?

不过,今晚朱辰认定她了,是势必要从她嘴里套话的。

朱辰开口道:“好,既然如此,我就作诗一首。”

话罢,朱辰想了想。

“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是第一句。

刚念出来,四周所有文人的眼神,便都落在了朱辰的身上,眼睛微微一亮。

这第一句,就有点让人兴奋啊。

朱辰继续道:“争教两处销魂。”

话音落下,四周一静。

文人们的眼神顿时震惊了起来,他们倒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遇到如此有文采的诗句。

仅仅前半阙,就让人感受到一股凄美之感。

前半阙,便可封神,那后半阙呢?

文人们眼神中透出一丝期待,紧紧的望着朱辰。

“还有吗?”

“后续呢?”

“好诗啊。”

在卡住他们的情绪后,朱辰淡淡一笑:“只有前半阙了。”

“什么?”

“这么好的诗句,竟只有前半阙?”

“这位兄台,麻烦你再想想啊。”

朱辰摇头笑道:“好诗不可多得。”

“元香姑娘,请问我这诗可否胜出?”

屏风上的帘子自然掉落。

一位女子,穿着薄纱裙摆,行走间,隐隐透出白腻,她身上的气质很好,既如同御女一般,又如同大家闺秀。

这果然是个极欲的女子啊……

她看向朱辰的眼神,多了一丝敬佩。

“公子,请随我来。”

她款款走上二楼,朱辰脸色凝重,转头吩咐翠花秋香:“在这待着,我去去就来。”

话罢,朱辰快步跟上她的屁股后。

楼下,一阵阵的男人们在哀嚎。

“啊啊,我倾慕了三年的女子,竟这样被人拔得头筹了?”

“哎,一生一世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这诗真的很好啊。”

“想到我的美人今夜就要被拱了,我难过啊!”

朱辰跟随着元香一起上楼。

她带着自己,走进了一个房间。

这房间内,带着阵阵香气,与元香身上的香气如出一辙。

她抬脚进去,朱辰紧随而上,看了楼下那些臭男人一眼,随后将门紧紧关上了。

才转过身,便见元香灼灼的目光望着自己。

朱辰微微一愣,觉得这女子异常聪明。

她款款站着,忽然微微屈膝,对着朱辰行礼,声音极甜:“妾身元香,见过朱案首。”

朱辰神色一变,脸色阴沉下来:“你认识我?”

元香轻轻摇头:“不,我听出了你的诗。”

话罢,轻轻一笑,坐在了窗台旁,裙摆间无意漏出大腿的修长。

她美眸望着朱辰:“这世上,大概还能做出如此绝美诗句的年轻人,便只有朱案首了吧。”

“妾身不信,其他人能写出这种诗句。”

“而且,我听人说了,朝廷特派了朱案首前来杭洲办差。”

言语间,元香对朱案首似乎极其欣赏。

朱辰心中一动,原来这花魁竟还是自己的一个小诗迷?

那就好办了。

朱辰松了口气,开门见山:“杭洲官员多来教坊司,你一定能听到不少消息。”

只有教坊司这种高级青楼,才能听到高层的消息,所以这才是朱辰来的真正目的。

初来乍到,朱辰需要快速搞清楚杭洲的情况,否则容易陷入被动。

老爷子说得没错,哪怕自己拿着太子令,要真把这些贪官给逼急了,他们都能下杀手。

更何况,徐老的学生们,还在他们手中,朱辰得救出他们。

不管是对大明朝,还是对自己以后造反,他们都会是得力臂膀,可不能折在这了。

元香又对着朱辰屈膝一礼:“朱案首若有问,妾身要是知道,定然回答。”

嗯,还是识大体的。

朱辰颔首:“把眼下杭洲的情况说一说吧。”

元香斟酌片刻,盈盈开口:“除了杭洲知府外,杭洲所有官员早已暗通款曲,与当地张李刘三家地主同流合污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