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 / 2)

yy英雄传说 潇湘子 0 字 2020-05-24

北平城,唐国公府。

傅婴偷眼打量这个来自草原的使节。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年纪,魁梧的身材,焕发出英气勃勃的风采;棱角分明的脸庞,它的主人必是爱憎分明;乌黑浓密的眉毛,有一种说不出得粗旷感觉;尤其黑眉之下深沉果决的眼睛,只有那种在长期在长期行武生涯中磨炼的坚忍不拔的人才会具有;再加上悬胆般挺直的鼻梁,刚毅的紧闭着的嘴唇,虽然因为劳累使得脸色蜡黄,他依然是那么光彩照人。尽管在傅婴看来,这个家伙摆明就是来乞讨的,他却不知不觉中被这个青年人非凡的气度所折服。

燕源也带些欣赏,轻笑道:“这么说你是来借粮的。”

“不错。”

“既是有求于人,怎的如此倨傲?见了本公也不行礼!”

年青的使节,名字叫库而格,愤怒的眼睛紧盯燕源,“草民在草原时久闻唐公仁义之名,是故不远千里前来求助。唐公不问牧民疾苦,却只斤斤计较些繁文缛节,岂不令人齿冷?”

燕源被他看的胆寒,又想可不能担了慢士之名,连忙站起长拜道:“本公失言,实在惭愧之至。请壮士且息雷霆之怒。”

库而格见他态度谦卑,怒气顿消,“唐公言重了。草民不知中原礼节,冲撞唐公之处还请唐公海涵。只是草民部族断粮已有数月,牛马宰杀殆尽,眼看就连草根野菜也吃不上了。草民心如火燎,还请唐公速速发粮相救!”说完已然跪下。

燕源连忙离案扶起他,“壮士放心!贵部既到本公治下,便是本公子民。本公岂有让子民饿死之理?”一面吩咐傅婴着人尽快准备粮草,一面问道:“具本公所知,贵部游牧所在距治下怕有千里之遥。却不知为何远来中国?”

库而格叹息道:“唐公有所不知。话还要从六年前库仑部厥利称汗说起。厥利此人有大志,意欲一统草原,做突厥之主。只是草原儿女自由自在惯了,有谁甘心臣服于他人之下?于是草原兵戈四起,从此征战不休。大部族互相攻杀争夺领导权,小部族要么被吞并,要么被消灭。那些不想被奴役的小部族以及战败的部族便只有南下离开是非之地了。我部便是其中之一。只是南方水草贫瘠,再加上本来在混战中已是损失惨重,粮草不继,方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贵部共有多少人马?”

库而格想了想,“大约三万余人,加上路上加入的逃难的小部落,一共有五万人左右。”

“有五万人?!”

燕源心里既喜又忧,暗自打起了小算盘。原想前来投奔的必是些小部落,想不到竟然是五万人的大队人马。五万人的粮草北平倒能供应;只是五万人十人抽一那至少可以组成五千人的骑兵队,草原牧民又个个弓马娴熟,若用之得当,这五千人足抵十万雄师。若收为己用,则自己军队战斗力大大提高;可是若是为乱,光是这些人马,就足够把自己的领地闹的鸡犬不宁了。眼下他们粮尽来投,势逼而已;谁敢保证他们日后不反?可是想想五千草原铁骑可是日后纵横天下绝大的资本,又割舍不下。燕源陷入矛盾的患得患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