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1 / 2)

yy英雄传说 潇湘子 0 字 2020-08-01

?大秦恭帝十七年。西元1310年。

又是一个火热的夏天,德州官道上地面被炎炎烈日炙烤的直冒白烟。极目处,一拨人马不急不徐遥遥而来。待进入视线,只见这一行人有二十多人,当先是四个道士打扮的骑士,正中间是一男一女,男的身材挺拔,相貌清秀,是个大约十五六岁上下的年青公子;女的面蒙白纱,体态曼妙,乃是一豆蔻年华的少女。其余人打扮僧道俗都有,隐隐呈品字形把这对男女夹在中间。虽然天气如此炎热,这一干人等却也不打马急驰。更奇怪的是这些人个个容色自若,脸上居然看不到一丝汗渍。

这少年便是宏毅,少女自然是若娴了。此行乃是宏毅受颜揽才颜相,既精英会会首之邀,赴东海蓬莱岛做客。行程是先到杭州,然后乘船抵达蓬莱岛。因为路途遥远,兼且一路诸省乃朝廷势力范围,为保安全,唐国府在门客军中尽选高手,一路护送宏毅。可是虽然如此,他们才到山东,便发觉不时有人窥测。为小心计,他们不得不放慢速度,仔细查探。

这时大道另一边一骑飞驰而来,走在前面的四个道士打扮的骑士勒住马,一长须道士大喝道:“马彪,前方可是有事?”

那马彪翻身下马,道:“前面似乎有大队人马正朝我们方向而来。马悍已前去查探。”这马彪马悍都是军中精锐,骑术精良,所以和另外几个人一起被指派为探马。

长须道士道:“再探!务必弄清来者何人!”马彪应是飞马而去。

马彪去后,众人齐齐下马,将宏毅若娴紧紧裹在中间,抽出兵器小心戒备。宏毅却不下马,拉着若娴的手轻笑道:“诸位何必紧张,我看定是虚惊一场。”

若娴从宏毅掌中抽出手,嗔怪道:“你倒自在。这德州不比河北,已是秦廷地界。若来的是朝廷军马,我等岂不危矣?”

“非也非也!”宏毅微笑道:“来的必不是朝廷人马。”

若娴奇怪的问:“你却如何得知?”非但她不解,众人也不明白,都留神听他解释。

宏毅笑道:“这却不难得知。理由有二:其一嘛,我等此行如此机密,朝廷未必知道。即便知道,消息传到皇帝那怕也要一些时

间,他哪有这么快便布置人马对付咱们?其二吗,”宏毅眼中闪着异采,“便是朝廷真派大军围住咱们,咱们怕也能撑个两三天。而此处与河北快马不过半天路程,幽洲铁骑朝发夕至。朝廷难道不怕无功而返,反有与我燕氏破脸之虞?皇帝定不会如此不智。我若是他,便待我等深入江淮,孤立无援之际,再来个瓮中捉鳖,将我等一网打尽,岂非万全?”

众人闻言深觉有理,先前认为宏毅少不更事的他们不禁对他刮目相看。随又想到若真如宏毅所言,前路岂不危险万分?不觉心中凛然。惟独若娴看着一派宏毅少年老成,心中大感欣慰。尤其那双炯炯有神,仿佛能洞察世上万事万物眸子,更令她脸上一红,心头小鹿乱撞。

不过众人也不敢大意,仍然小心戒备。不一刻,一骑飞奔而来,正是马悍。他下马禀道:“前方有大批流民朝我们方向而来。”

众人松了一口气,长须道士问道:“可知这些流民从哪来?有多少人?”

“那倒不知。不过似乎人数极多。”

长须道士道:“再去打探清楚。”马悍应声离去。

随行诸人见果然被宏毅料中,大是惊佩。于是又上马徐行,才转过一路口,眼前情景惊的他们顿时呆若木鸡。只见远处满山遍野人头撺动,如潮水般席卷而来,一眼望不见尽头。待的走近,才发现这些人多是老弱妇孺,个个面黄肌瘦,神色憔悴。其哭声震天,饿嚎盈野,令人不忍悴闻。这时马彪马悍引着个老者来到宏毅面前,道:“此人乃流民头人,姓许名直。”又对许直说:“这是我家少爷。还不快快拜见!”

那许直上前道:“小民许直,拜见这位少爷。”

宏毅见许直面貌儒雅,行止有礼,知必是乡绅学士之流,否则也不会被推为头人了。遂和声道:“老人家免礼。”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宏毅问道:“老人家何方人氏?为何流落至此?”

那老人叹息道:“好叫少爷知晓:小老儿徐州人氏,姓徐名直,今年已是六十有五。小民祖上薄有田产,平日恭耕田亩,含饴弄孙,日子到也安闲。谁知年前淮南有齐义宾者,自称天王,举兵造反。与官军先战宿州,又战徐州,数月来竟未决胜负。双方相持不下,便四处征粮草,抓壮丁。可怜我等平民百姓之家,哪经的住这官贼一体,一日三掠之苦?无奈之下,便只得举家逃难。最可恨的是山东诸州官吏竟丝毫不顾及百姓死活,居然闭门不纳。可怜十万父老流落道涂已然数月,粮食已尽,多半是奄奄待毙了。实不相瞒诸位官人:百姓中已多有易子而食者。只是便是如此,怕也是不能持久。可怜十万生灵,只怕终不免曝尸荒野!”言罢已是悲不自胜,嚎啕大哭。